刀伤可以炫耀,情伤只能煎熬

01

“老黄瓜刷绿漆——装嫩。”

这是黑神对老姜的概括,那年我17岁,黑神大我3个月,老姜24岁。

我把从学校取来的床上用品搬回寝室,正要扔到床上,有个满脸胡茬的大叔制止了我,说:“别忙放,飞得很,飞得很。”

我没听懂,以为大叔是送弟弟来的,不曾想他竟是我的室友,他分不清H和F,想说的是“灰得很”。

大学四年,老姜始终保持着一本正经的样子,但每每他严肃地说“怎么还不去饭(换)水”,总让人忍俊不禁。

02

毕业宴,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,老姜中招,有个喝高了的女生问:“你接吻是在第几次伸舌头的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老姜支支吾吾地说,“接吻需要伸舌头吗?”

“不是吧?难道你不知道?”女生诧异地看着他,一脸的不相信。

大家故意整他,他又中招,女生继续问:“你第一次失身在几岁?”

“至今未失。”老姜答。

“不是吧,别告诉我你还是老处男,27岁的老处男。”大家都在笑他。

“不相信吗,不信你可以检查,体验也行。”临近毕业,老姜才放下一本正经,笨拙而生硬地疯狂了一把。

03

我追黑神,让老姜帮忙出谋划策,尽管他忙着各种家教和兼职,每次都义不容辞,旁敲侧击反复折腾,总能给我带来坏消息。

在换掉大学用了四年的诺基亚手机之前,我试图在短信里找寻一些黑神说过的话,以此来证明我们之间有过甜蜜的曾经,即便只是单向的,那也会让我更好受,结果使我大失所望。好像那部诺基亚的信息储存量并不大,那些短信好多都是我抄下来做成电子文档以供回忆的。曾以为回忆会千丝万缕,不曾想到后来千篇一律。

“我没事,你的担心是多余的。”

“大晚上的不睡觉,有病啊?”

“你先管好自己吧,我的事我能处理。”

……

而这么久以来,我记得很清楚的只是,每次黑神坐火车回家或者返校,我都会陪她夜聊,聊到她有了睡意,然后我失眠,直到第二天凌晨六点半她到站,我整夜都在毫无必要地为她担心。除去第一次她来还不认识她,以及最后一次她走亲自陪她坐最后一程,这几年以为可以清晰连续的记忆,竟被几趟火车给隔断了。努力想去记起的有关点滴,也只剩对她一个人坐车时的担心。如果真的要给感情一个概念,我想,也许就是爱过,享受着那些付出的快乐。

至于结果,呵呵。

“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,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”。

04

整理短信,我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,我也存着很多老姜的信息,全是电话号码。我很少存电话号码,尤其是上了大学以后,总觉得经常联系的人拨着拨着就记住了,而那些不怎么联系的,存了号码也只是摆设。最终我的理论无法得证,不爱存号码的习惯却逐渐养成。

每次有急事找人,总会打电话问老姜。只要是我认识的人,他基本都有号码,包括我父母的在内。即便有一些人他没有,问他的时候他也能通过其他的渠道找到。有一次我去火车站接人,手机没电翻不出号码。我打公用电话问他,只记得他说,“能不能别什么东西丢了都来问我,是不是哪天带老婆出去丢了也问我?”

我表达情感总绕,每次有些什么想法,不敢表达,总拿他当挡箭牌。我喜欢和他配合,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冷场,他可以让气氛不尴尬。我约黑神吃饭总要叫他一起,一来二去他成了黑神的蓝颜知己。吃完饭三个人一起逛校园,他总会主动去接电话或者上厕所,一去就再也不回来。

每当我铩羽而归,进展不佳的时候,他会落井下石:“都叫你别傻了就是不听,伤心了吧难过了吧,下次别再找我。”

但再有下次,他还是会去。尽管他忙着各种家教和兼职,每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想多赚点。

这样的戏码上演了三年,他安慰我说:“估计你追她是没戏了,要不让我追吧,追到了再转手给你,保证八成新。”

我一恼便把他电脑的插头拔了,多年以后才慢慢明白,就算在我的生命中有一个这样的兄弟肯为了我的每一件事肝脑涂地,但对于很多事情,我还是必须亲力亲为。

05

老姜的身边总少不了想要靠近他的女人,他却从来没有动过心。很多同级的外系小女生多以为他是学长,就喜欢他这种成熟老练的。加之热心肠喜欢帮助别人,上至宿管阿姨下至90后小女生,他老少通杀,大家打心眼里喜欢他。但他分寸拿捏得很好,友情爱情分得清清楚楚,从不让人轻易越界,他只是对赚钱感兴趣,可谓“处处留情,处处无情”。

大一大二那两年,吴姐每周都会来看老姜,他每次都会带上我,我们三个人斗地主,我说普通话,他们用方言交流,我听不懂。

最后一次,吴姐为了付账,故意拿走老姜的钱包,第二天又送回来,还在翻开钱包的地方贴了一张大头贴,估计拍的时候摆过很多种自认为很美的姿势。老姜的信条是“男人当以事业为先,金钱为重”,吴姐把她自己和金钱放在一起,就是想让老姜做出选择,到底是看她顺眼还是看钱顺眼。吴姐从高中就一直喜欢他,被他多次拒绝,最后一次的示爱也不例外,那一年老姜大二,吴姐大四。

又一次,我去院里开会玩他的手机,不巧有个女生发来短信:“你究竟在顾虑些什么,我不在乎你的过去,也不期盼你给我怎样的未来,我就是喜欢你,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我把手机给老姜,他一脸不安的样子。后来他深夜在阳台上打电话,哭得像个孩子,我起夜上厕所刚好看到。他说,那女的和她曾是青梅竹马,高中毕业后出门打工,现在经常给他寄生活费,他很苦恼也很难受,总觉得欠她太多不好。

我问:“难道你不喜欢她吗?”

他说:“感动无关爱情,我会和她说清楚的,我欠她的会还,我已经不可能再喜欢人了。”

我说:“钱债易还,只怕情债难偿。”

06

毕业以后,我和老姜少有联系,各自在忙的事情,也不需要征询对方的意见,更不会因为意见不合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拍桌子。我和他慢慢磨合出来的默契,估计再也找不到同样对口的人,只是那样的默契再无用武之地。那些闷热的夜里,躺在草坪上乱七八糟的啤酒瓶,灌装了我曾以为会是大把大把的青春。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有些事,已经难再记起。许多画面变得模糊,许多记忆已被沉溺。一颗心如何装下沉重如生命的过往?而当时,与我一起充当故事中主角的人,也在生命中一起流逝、淡忘。

后来他因为要还我的钱,通过QQ找我,我当时的自动回复是“如果我没有及时给你回复,应该是开会去了,周末啊,好悲催”,这也是我那段时间的常见状态。

他回我:“开完会是不是就该用公款海吃一顿呢?在的话就出来溜一圈,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。”

我刚好在线,便和他聊了起来:“怎么了?把别个肚子搞大了?”

“哪能,我待的这个地方穷山恶水的,身边的同事差不多都结扎了。”

“那好啊,都不用担心肚子被搞大。”

“哎,别闹了,搞他妈什么报表烦死了。”

“怎么,你不是去当老板的么?”

“奴隶呀,都没想到会落魄到今天这个地步,生活在这个操蛋的社会,也太艰难了。”

“我擦,这不像你,拿出你那些上至宿管阿姨下至胸大无脑的学妹,通通都能搞定的功夫来啊?”

“往事不堪回首,再提也无益,跟你说我好久没都没时间看毛片了,想你了。”

老姜的话一瞬间就击中了我的软肋,我也是在带电脑去学校上课的前一晚,删掉了那些寝室遗产,从此装起了正经人。日子每天重复,内容单一,生活一半在继续,一半在回忆。时光的叠覆,使得对旧事的怀念默默而坚毅地越堆越厚,占据了心中的不少空间。一方面,不断补充的生活内容,使得我的人生逐渐丰满起来。另一方面,我又会对逝去的一切无比怀念。

07

又过了半年,我和老姜见面,他来的时候,带了一个女人。一起聚餐的还有几个朋友,大家自然少不了八卦一番。而我惯用的伎俩就是假装认真地提问,“这个就是你说的经常和你聊到凌晨两三点那个吗,和你发的照片有些不像。不过比哭着说已经怀了你的孩子的那个漂亮。”

老姜一脸无辜的表情,不停地解释这个只是去他们公司的一个实习生,顺路一起出来游玩而已。但是那女的明显对他有感觉,满脸的桃花开得恨不得让我们立马喊她嫂子。

喝酒的间隙,我们趁老姜上厕所悄悄问女孩什么情况。她假装矜持然后又滔滔不绝地爆料,她是去老姜所在公司实习的新人,一开始的时候很郁闷,为什么老板会分老姜带她。随着接触,才发现是自己捡了宝,深深被老姜工作应变以及待人处事的人格魅力吸引了,这个朝夕相处的男人,正是她要倾尽全力去争取的那种。她也不知道老姜对她什么感觉,反正经常都会电话夜聊到两三点。她端起酒杯陪我们每个人都喝了一杯,一来是初次见面认识一下,二来则希望我们好好劝劝老姜。

末了她又补了一句:“告诉你们一个秘密,其实我妈特喜欢他。”

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偏偏倒倒,尽管她表演的痕迹很重,我们还是一个劲地提醒老姜,她喝醉了。我们都希望老姜的感情有个好的结局,毕竟他都29岁了。

08

后来听说,老姜还是没有接受她,因为老姜一直在强调,他已经不可能再喜欢别的女人了,他要赚钱,赚很多很多的钱,只有那样才能挽回做男人的尊严。

老姜一直都很努力,希望靠自己出人头地,据说他高中毕业曾出门打了两年的工,因为熬不住才又考大学。家中已经给不出一点钱,他除了读书还供弟弟读书,因为他觉得读书才是出路。大学毕业,他又后悔自己走错了路。我曾以为,老姜会是个某个公司老总,或者某个企业的精英,他那样的优秀,什么事做起来都得心应手。没想到到了最后,他什么都不是。当初身边那些只会待在寝室打游戏的同学,大学毕业都轻松进了银行,月入上万。老姜啊老姜,连H和F都分不清的老姜,光普通话就考了20多次,最后只是在一家看不到大未来的小公司摸爬滚打。

老姜曾说过一个故事,我怀疑他说的是自己,但寝室从来没有人相信:

我有个朋友心气特高,高中没毕业就扬言要去北漂,结果不认识路去了西南一带,遇到一个姑娘,很快就生了孩子。你们知道“走婚”吗,估计你们也不知道,就是作为男人,你只负责生孩子,既不是名正言顺的丈夫,也不是名副其实的父亲,更不用对妻子负责任,不用对儿女尽义务。很多男人都羡慕一生这样走来走去多好,偏偏他想留下来却遭到关门拒绝。后来没有人知道他过得怎么样,只留下一场春梦,和一个谜。

09

老姜说有梦不觉人生寒,直到走过了岁月,才发现世界多不完美。

我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,你在北方的寒夜里,四季如春。魔鬼是天使的远房亲戚,坠跌随升腾交错发生。一宿贪眠以为看到了美好,醒来却蹉跎了光阴,人情暖了又冷,不及一床被子余温。

(文/衷曲无闻,转载请注明来自“有意思吧”)Report

微信扫一扫
获得更多内容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