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20170507风从海上来

来到青岛,才算是真正地见到了海,见到了海,才发现自己爱上了夏天。最爱青岛的夏天。
初次见到海的人,眼中一定会流露出星光灿烂般的光芒,看潮起潮落心情澎湃难以自持,雀跃在无边的海滩上,任海风凛冽刺脸,仍心系于每一粒沙子,每一颗石头和每一个贝壳。高兴的光着脚疾走在沙滩上,变成一种惬意的想念,有风的味道,有海的味道,有阳光的味道。风从海上来,干干爽爽掠过每个游人的头发,水中嬉戏的小女孩和妈妈的白色裙摆在阳光下分外耀眼。人们躺在海滩上任阳光浸染,仿佛看惯了春花秋月。
我是最讨厌夏天的,除了有海的夏天。酷夏是个暴虐的君王,来的迅猛,毫无情面,太阳刚露出头,地面就着了火。夏天总是来得那么急,人们还没适应温热带来的舒适,便深刻体会到酷热难耐了。这时候海滩上的人们,就少有几个淡然地沐浴在阳光里了,全都变成了热锅里的蚂蚁,跳起了踢踏舞,哗啦啦的淌着汗,觉得自己随时就要熟了。嗯,上菜,七分熟。
现在是五月的青岛,刚刚入夏,温度迅速转热。一成不变的,只有那没完没了的海风,吹过高山,吹过果园,吹进我的心里。老舍的青岛,老舍的五月,只有花,全是花,花在路上,花在海里,花在人的心里。我的青岛,我的五月,全是海,海是风的海,风从海上来。从窗台俯身望去,不远处的山景扑面而来,我知道,翻过了那座山,就是海。海一直在那,原来是我忽视了她太久。只在等待,凝视这窗里那片不变的风景,憧憬这熟悉的屏风后面能走出另一个她,却从未踏出一步,越过那座格挡着我们的远山,与海亲近,不管她愿不愿意,不管她喜不喜欢。
躺在海滩上,拿掉眼镜,眼前的沙子就像一粒粒大米一样的丰满,香气扑鼻。好久没有这样温柔地看看着它了,痴迷地望着海风在人群里穿梭发呆,风从海上来,穿过孩子的发髻,穿过女人的裙摆,拂过男人的肚皮。这种恬淡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,炽热而又温暖。就在回神之前,我都不再是自己。身在此处,神已飘远,故地重游。此刻,车如流水马如龙,整个繁华的世界都是背景,唯有眼前的沙砾最真实。举目群芳长寂寞,浮华过后是微尘。
清夜万籁俱静的时候,才发现,心原来一直都在为自己而跳,才发现任何东西都是遮掩,而你从未正视真实的自己。这样的夜里,我每晚都不舍的回去躺下,这鬼魅的海风执意的拉着我的脚步,让我在黢黑的夜里驻足。仿佛这一刻,在夜色和路人的掩饰下我变成一个风流倜傥的浪子,神游在这异乡的夜里。我真的很喜欢这种随波逐流的感觉,就像一个恣意放飞的风筝,在这放肆的风里,突然感觉自己不再孤独,似总有人在一旁注视着你,冲你微笑,鼓励。真与假,美与丑,好与坏都不再重要,你不会想不透彻,你不会迷惑不已。
风从海上来,不必问她去往何方。她就是这样的来了,又走了,吹着,吹着,吹进了每个人的心里,掀起了涟漪,又迅速跑开。她是否,是否,也吹进了你的心里,也在你的心里荡起了阵阵涟漪。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