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0503远方的你

远方的你,是否感觉,只有在家,才活得像个人。
回到家里,心里一直强烈地重复着这句话。

常年漂泊在外,已经习惯了异乡的陌生,如果没有不时的回家提醒自己,还仿佛自己依然是属于那个地方。
那个地方好荒凉。心无所系,摇荡不已,如同没有停稳的秋千。每一次激荡,都让人心神不宁,不知下一次,是否还会落稳,停下。
故乡的狗,没有外面的那么凶。他咬你,你吼他,他始终还是怕你的。或许,他也听得懂乡音。可能狗也知道,老乡见老乡,早晚是要栽跟头的,便不再和你计较。
故乡的人,比外面的还要热情,还要好奇。你每次路过同一个地方,乡亲们总会用仅有的几种打招呼方式让你驻留,几句寒暄,转身离去,背后却还要谈论一番。同样的几句话,翻来覆去,乐此不疲。我也乐此不疲。
我喜欢故乡的人要比故乡的狗多一点。因为我怕狗。我不怕人。人言可畏,但故乡的人言可爱,骂起娘来都比外面的悦耳。我喜欢听张家长李家短,尽管可能,张家并不比李家长,李家也并不比张家短。也喜欢听人们骂娘,尤其是喝醉了后的爷们,刚打完仗的娘们儿(老娘们儿骂功多半要比小娘们儿深厚,骂的轰轰烈烈,畅快淋漓),骂的尤其动听,辞藻华丽,品种齐全。我是这种普通的下里巴人,自然有着广大乡巴佬们共有的爱好。
耳朵里听着,嘴里都痒痒,恨不得跟着节奏骂上几句,才能解恨。一下子好像自己就是那个感觉受欺侮的人儿,恨不得多长几张嘴,多张几条胳膊,假装要挑开所有拉架的人,冲到被骂的人眼前。自然,不会是真的冲上去。要是骂仗的时候真能诚实守信,辈分也就早乱了。可看,乡亲们不还是其乐融融么?
回到家里,不用装孙子,也不用当孙子,做儿子的还是儿子,做闺女的还是闺女。要是玩儿的好,没准儿子还能当一回老子。
人,不就是这样么?自然,我是庄户人。
庄户人,儿子打老子,媳妇骂公公,倒也没少见多怪,毕竟自己养的儿子,挨打也是“福”嘛。至于媳妇儿骂公公,更是天经地义。没事惹儿媳妇儿?“‘老东西’,你不知道谁才是‘奶奶’么?”
做人的乐趣真是有乐又有趣。谁又会不喜欢呢。
果然,这个世界还是凡人的世界。
20150503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