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公升血

下午四点半,学校广播临时将一条广播播放了三遍:

初一各班女生全部留下,五点到一楼多功能厅上课,男生务必尽快离校。

耽误了回家时间,这节课女生们都没多大兴趣,倒是让男生们心里痒痒。

五点时,多功能厅后窗贴满了男生们的脑袋。

主讲的老师姓朱,她是今年刚从师范大学毕业的研究生,她总是穿着素白的棉麻衬衣和水洗淡蓝色牛仔裤,扎着个马尾辫,朱老师长相不赖,还特别爱笑,全校的女生男生,特别是男生都特别喜欢她。

朱老师径直走进教室,让在后窗逗留的男同学赶紧回家,然后将教室的窗帘全部拉上,打开了八盏透亮的日光灯。

“女孩子们,大家不用紧张,今天上课不用考试,不用做笔记,只是和大家说说长大的事情。”

昨天学校开学,也是朱老师正式上班的第一天,教导主任就给她安排了一个艰巨的任务:给全校女生上一堂生理卫生课。

朱老师觉得自己也还只是一个孩子,却要教全校的初一女孩子认识自己和自己的身体。这事儿有点悬,而且,也确实不知道从何讲起。

但朱老师的课大获成功。

因为她只是用一两句话带过了血淋淋的大姨妈,就开始讲自己的爱情故事。

她从校园里的初次邂逅,讲到在小树林的偷偷牵手;讲了怎么巧妙地骗过宿管委大妈溜进男生宿舍玩斗地主,也讲了初次接吻的不知所措。

女生们都屏住了呼吸,仿佛在害怕身旁的同龄伙伴听见自己猛烈的心跳声,但又忍不住的面红耳赤……终于,朱老师讲到了她和男朋友独处一室,抱在了一起。

“爱情,其实就是这样子,以为会一辈子死死地抱在一起,缠在一起,但说散也就散了。你们会有大把的青春时光,会看见外面的大世界。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你们:保护好自己。”朱老师这几句话说得有些动情。据说,坐在多功能厅前排的眼尖同学看见了她眼眶里的泪水。

朱老师一边说着,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安全套。

“必要时,包里备着它。好了,下课!”

女生们给了朱老师最热烈的掌声。隔着窗帘和玻璃,后窗传来了更热烈的尖叫声和口哨声。

朱老师上课的总结陈词虽然有些感伤,但她的爱情实则很牢固。

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如今还是她的男朋友。

只是,他们抱在了一起,却仍未实质的拥有对方的身体。

上完课,朱老师觉得时机成熟了。

自己是个大人了,为什么不能享受该有的乐趣呢?

她把安全套放在了包包的外袋。

男朋友诧异朱老师的主动,“你确定吗?”这句话,他问了三遍。

朱老师咬着牙使劲地点了点头,屁股一翘,紧紧地贴合着眼前的男人。

像过来人说的一样,疼,确实有些疼。

但没见血。

“你不是说你是第一次吗?”

朱老师觉得男朋友的问话,是在讽刺她过去的拒绝是在故意扭捏作秀。

这让朱老师十分委屈,因为这真是她的第一次。

为什么没见血?她想不通。

一连想了七天。

她终于想通了。

她将这个问题变成了:

为什么要见血?

朱老师约了男朋友在城里唯一的海鲜大酒楼吃饭,

还特意去了趟理发店,将直发烫成了大波浪。

她还新买了件V字领的连衣裙,换上了高跟鞋。

不过,朱老师没顾上看男朋友看她的眼神。

她像突然换了一个人,

漫不经心地喝着红酒,说着别人的爱情故事。

“你还爱我吗?”

朱老师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可爱极了,

她的嘴唇红润饱满,大波浪长发随意的搭在肩上,也有一些调皮的发丝钻进了V字领……

这一次,是她狠狠地,跳到了男朋友的身体里。

然后,她优雅地从包里掏出来一个袋子,是一个血袋。

“这里,有半公升血,是你渴望的处女之血。”

朱老师将血袋轻轻地剪开,

将它们匀称地抹在了男朋友身上(特别是下体)以及身上的镣铐上。

这次,他总该满足了。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