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孩子

(一)

2010年,香港国际电影节上,会放映一部纪录片:《克拉玛依》。

1994年新疆克拉玛依友谊馆大火,一句“学生们不要动,让领导先走”,让288名学童葬身火海。

许多年后,周云蓬在《中国孩子》中唱道:

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,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

......

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,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

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,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……

2010年,周洋获得了冬奥会1500米短道速滑金牌。她首先感谢的父母,结果挨批了。

周洋就只好先感谢国家了。

有人在网上说:感谢国家和让领导先走,其实是一回事。

(二)

儿子经常在学校里跟同学和老师辩论。大家都觉得他有点偏激。

老师当着我的面都说过好几次了,而且还在家校本上写:要辩证,要理性地看待问题。

有一次,老师让他当班干部,他不当。他跟我说:我不打小报告。不当特务。

我想:不当就不当吧。

老师说:这孩子有点偏激。

后来,老师让他入团。他回来问:入不入。我说:你自己想入就入,不想就不入。

结果,他没入。

老师说:这孩子有点偏激。

再后来,期末班上评选优秀学生干部,他投了弃权票,谁也不选。

我问:你为什么不投?

他说:我有不投的权利。

老师说:这孩子有点偏激。有时明明是为了他好......

我说:他已经大了。他有自己的看法。

学校终于轮到注射甲流疫苗了。儿子拿了单子回家,让家长签字是否同意。

我签了。但儿子最后没有打疫苗。

学校的老师注射疫苗后,有个别一直有反应。他知道了,自己决定不打了。

幸亏没打。

(三)

同学和老师开始说儿子偏激的时候,儿子还有些郁闷。后来,他就不了。

他现在能心平气和地跟我说:我问他们有没有人知道facebook和twitter的。没有人知道。他们都看见了好的一面,而我看见了另外的一面。

我一下就明白了:老师说偏激,是个委婉的说法,说白了,其实是这样一个意思。这个小孩不听话。

有一天晚上,我看央视的24小时新闻节目。评论员提到韩寒。说韩寒的批评虽然偏激,但是,官员们还是要尽量闻过则喜。

我脑子里马上过电一样:这跟老师说的辩证何其相似。我当时就想骂人:辨你妈的个证。

第二天,我光荣且自豪地跟儿子说:韩寒,都被央视批偏激了。偏激是个褒义词。

不过,我接着就跟儿子讲了另一个韩寒的故事,提醒他要注意保护自己:

韩寒在学校也被认为是个偏激的孩子。他有一次因为在寝室里毛巾没挂好。老师告状把他爸请学校来了。

韩寒觉得他爸的小宇宙在燃烧,他觉得他爸当时是想打老师的,但肯定不能打老师,只好打他了。

所以,你看,人一偏激就要坏事,搞的周围的人比你还偏激。

(三)

现在的学校,不考试的时候,还是很开放的。

儿子和同学讨论同性恋该不该结婚。地球变暖的真相到底是什么,环境保护是不是被某些人利用了。他们背着老师就谈论这些不考试的大事。

有一次,老师也组织让他们公开讨论,呼吁大家畅所欲言。结果几个班委讨论了一个改进班风的办法:建议老师废除做作业跟操行挂钩的办法。这样做可以减少抄作业的人次。

老师听后,大怒:不扣分,你们还不翻天。不行,重新讨论一个结论。

然后,然后就没有什么讨论了。反正结果都是注定的。讨论只是讨论为什么这样做的对的。

儿子说:这不装笔吗?

于是,他就开始偏激了。

(四)

儿子曾经问我:为什么网络上那么多人粉韩寒?

我想了想说:我觉得主要是他没被学校污染。他看到什么就说什么,靠直觉判断。他不背名人名言,也不用排比句。

儿子刚上初一的时候,表现很积极。老师的什么话都听,我告诉他老师的话要听,但是也不要太听。

我说的太纠结,儿子不明白。

我就解释:老师让你学的东西,这个学校和那个学校都差不多。这个可以听话。但是特殊情况不用听话。

那个时候,我知道每年国内学校都发生校园踩踏,就提醒他要特别注意。任何情况下,保护生命是第一位的。

结果,这小子512地震当天,刚好在厕所里,地震第一波来时,他在厕所里呆了一下。过后,间隙时间,他动如脱兔,快如闪电迅速流窜到了操场上。几分钟后,他们班才有同学到操场。

儿子喜欢变形金刚,以为核战争来了。结果,下来才知道是地震。他安然无恙,我大赞了他一次。

我说:这种时候,你就必须自己判断。不能再等老师来宣布。

汶川地震后,我和他一起看了一些录像。我说:很多乖孩子,最后,都没有逃出来。在这种时候,好孩子,是没有用的。

我们一起看《四.川的眼泪》。儿子被深深震撼了。

我想:没人能骗到他了。

(五)

1974年,11岁的李连杰在美国白宫的草坪上为尼克松总统表演武术。

表演结束后,尼克松对李连杰说:小朋友,你的功夫不错。你长大了给我当保镖好吗?

李连杰说:我不想去保护一个人,我想保护亿万中国人。

许多年后,这位想保护亿万中国人的武术明星,去了香港,又去了好莱坞。最后,为了保卫儿女的教育,去了新加坡。

前一阵,姚明也携妻返美生女。

我跟儿子说:作为父母,基本的底线就是保护自己的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,而且身心健康、不受伤害。如果这个都做不到,其它的都是扯淡。国家也是如此。

孩子的事情就是比天大,起码奶粉的质量能保证,这对孩子很重要。

(六)

初六的时候,苗苗结婚了。她嫁了个丹麦的小伙叫罗尼。

罗尼在丹麦办手续用了1周,苗苗用了3个月。他们先在中国办中式婚礼,然后去丹麦办西式婚礼。

苗苗的父母也要去。他们坐飞机从成都到北京签证,然后,又飞回成都。

苗苗的父母各自交了几万块钱的押金。父亲还去单位的领导签字,留了单位和家里的电话。防止你一去不回。

婚后不久,苗苗接到来自丹麦的电话。是当地的政府机构打来的。

在丹麦是这样的:工作之前,有人会找你谈心。会根据你的性格特点介绍职业,或帮你做职业规划和培训。或帮你联系工作。

苗苗大学毕业后,一直呆在广州。除了父母和朋友外,还从来没有任何其他组织主动关心过她。

接到电话的那天,电视里有人正在说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将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。

苗苗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以往她都在网上扮演爱国者。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了,还是错了。

苗苗还在感慨的时候,她父母已经帮她计划好了。

等苗苗和罗尼有了宝宝后,就先把孩子拿回中国来带。苗苗和罗尼不敢答应。

不过,一家人在一点上有共同的认识:

这个孩子,一定是个在丹麦长大并接受教育的中国孩子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