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斗牛士“牛”而牛却不“牛”

去过西班牙,但没亲眼目睹过斗牛。关于斗牛的印象都是来自电视中的零星片段:训练有素的斗牛士双手舞动着一块红色的斗篷,一边逗引牛向自己冲击,一边躲闪着被“红色”激怒的牛。牛越来越急躁,渐渐失去理智,渐渐疲惫,这个时候,斗牛士瞅准了机会将随身携带的矛刺向牛,在一阵阵的欢呼声中,一支又一支的矛刺在了牛身上,不一会,牛变成了刺猬,直到最后因疼痛和失血过多而倒下。
  牛倒下了,在“公平”的竞争中倒下了。因此,人们对斗牛士的欢呼和致意是有道理的——这是对英雄的欢呼和致意。斗牛士在斗牛场上充分展现了人关于英雄气概的全部内容:勇气、智慧、敏捷与力量。
  斗牛是西班牙的传统。不过听说有一段时间,那里发生了一场关于要不要取消斗牛的争论:反对者认为,斗牛这项运动太残酷了;而支持者却从历史和旅游等方面举出了自己的理由,结果如何后来也不大清楚。
  然而,我想到的却是另一个问题:这样一场生存竞争之所以成为人们愿意观看的一种运动,是因为人们普遍认为,这是一种公平的竞争,否则,如果斗牛士拿着一支冲锋枪上场,来个点射,牛应声倒下,就没有人要看了。每年都有斗牛士在斗牛运动中负伤甚至死亡,这说明斗牛场上并不是人一定就能战胜牛。我们都知道,公平的竞争通常都是有悬念的,而没有悬念的竞争要么是力量悬殊,要么是规则有问题。但是,这个话不能反过来说成是“有悬念的竞争就说明规则一定是公平的”,因为我就发现,西班牙的斗牛其实在规则上对牛是不公平的。
  有一个细节大家都很清楚,就是一旦斗牛士不慎负伤,其他队员会迅速从某个地方赶来,用红斗篷引开斗急了眼的牛,医护人员同时将斗牛士抬下场。而当牛受伤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“退出机制”作为保障了,因为规则本身包含这样的原则:牛是“该死的”,而人是“不该死的”,这是其一。其二,人虽然不能使用远距离(如枪)的杀伤兵器,但还是用了近距离的投掷刺击兵器,而牛只能用身体(因为这第二点,我认为西班牙的斗牛士比咱们中国的武松要差一到两个级别)。看似公平的竞争就是在这样一些小小的规则上变得不公平了。这又让我想起好莱坞电影《角斗士》中的一个情节:皇帝屋大维在上场之前,先用匕首在马西莫斯的背上刺了一刀,以达到削弱对手,得到力量上的“公平”,因为皇帝屋大维有权事先到角斗士的笼子里“拥抱”两只手被吊起的竞争对手。
  由此,我们可以看到规则对于取得竞争胜利是何等的重要,也可以联想到规则后面的权力的重要:①有权参与制定竞争规则比获得参加竞争的权利更重要;②熟悉规则比遵守规则更重要;③找守规则的人合作比找竞技场更重要。第①条可以用来解释中国为什么要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第②条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要不断学习而又不要一味盲从,第③条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找合伙人的问题是“下海”创办企业的首要问题。
  市场经济是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经济,它的重要手段就是竞争,而竞争的公平与否,却在于规则的制定。经济学家发现,在竞争中比牛还“牛”的是规则问题,于是创立了制度经济学,并在学说中告诫人们,制度创新与技术创新是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两个不可或缺的轮子。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