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0114一句顶一万句

小时候我有很少的朋友。因为我恪守着,能和谁玩的起来就和谁好的理念。于是,我的整个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和自己玩的时光度过的。我一直觉得我是软弱的,卑微,胆小,懒惰,都是我的特质,直到二十多岁某个生日前后,朋友说我,这个人真倔,我才发现,原来我也起执着和顽强的,虽然只是在有些时候,为了有些人。

后来发现,其实我这种人,这一辈子都是这样,和谁说的上话,就和谁好。原来,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,一个人找另一个人,一句话找另一句话,才是真正的孤独。

人世间一切缘起皆因说得着。人与人之间,最大的联系,恐怕就是说话吧。能遇见一个说得来话的人,就能让自己感到不再孤独。说话和吃饭一样,都是虚度光阴的事情,而我,只希望能遇到可以愉快地虚度光阴的人。能一起吃饭,又能说得来话,那是一件多么令人心驰神往的事情啊!

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:错开。错开,就是不能好好说话,我想和你说,你却心里想着别的,却干脆咬唇闭口,沉默不语。错过一次说话,人生就多了一次遗憾。李雷喜欢韩梅梅,韩梅梅却喜欢吉姆,吉姆又爱莉莉。这是中学课本上就向我们描述的人生一大憾事。

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该想什么事情,可是芸芸众生往往是做一件事的时候想着另一件事,这便是错开的一大原因。无法说上话的人,并非全部都是无缘,更多的是错开。

这种感情的复杂,又像是那种,不拿你当朋友的,你巴结了一辈子;拿你当朋友的,你倒不往心里去;亦或是关心你的人你不往心里去,反倒去巴结那些高高在上的,得不到的人。

和谁说得上话就和谁要好。但对说不上话的人,也不要多嘴多舌,说别人坏话。说别人的坏话,说的时候是舒服的,心里对人的怨气就像攒了好久的粑粑一样被排泄而出,可说完之后却不能像排完粑粑那样舒服了。那种作恶的愧疚感,比吃粑粑还要令人作呕窒息。因为这坏话的背后,有千里传音的能力,堪比朋友圈转发功能,三人便可成虎。

所以,对人千万不要生气,生了气就会觉得别人不好,人要一赌上气,就忘记了事情的初衷;只想能气着别人,忘记也耽误了自己。能遇到说得上话的人就多说吧,畅所欲言,你是自己。如果没有一个能畅所欲言的人,何不自己沉默是金,静音修身呢,一个人总顺着别人的心思来,自己心里总会有些别扭;但一个人自己别扭,也比再让别人别扭自己强。

能说上话来的人,只说现在,莫问从前。可时间久了,能说上话的人又总会互相知根知底。世上别的东西都能挑,就是日子没法挑,说话,说的是眼前,过日子是过以后。

每个人都有魔鬼和天使的两面,一个人,在这个人眼里是恶心人的人,在另一个人眼里,就成了可爱的天使。但日子久了,天使也能变成恶魔,恶魔又能变成天使。所以说,“和谁说得着话就和要好”这话也不全对,有时候是“和谁要好就和谁说的着话。”

和谁说得上话,就和谁要好。能说上话的人,就好好珍惜。话说多了,就成了日子,日子过多了,就离不开了。离不开的,什么日子也要忍着,因为,能说上话来,是多么的不易啊!如果你说,不能忍。那既然不能忍,又何必多话呢?街上的事,一件事就是一件事;家里的事,一件事扯着八件事。每件事中都有原委,每个原委之中,又拐着好几道弯。世上的事情,都经不起推敲,一推敲,原来件件都藏着“委屈”,只不过看你是不是觉得真的委屈而已。所以,爱你的人常说,没你的时候,我没受过这么大委屈。

说得上话来的人,也不能桩桩件件都顺着你说,顺着你说的人,心里就是憋着坏。初识的陌生人,初恋的情侣,从不逆着说,也确实从不说假话,因为他们了解的太少。知根知底的人往往能说到对方的痛点,就像吵架时的字字扎心,又像安慰时的小心翼翼。所以,说得上话来的人,不管赞同还是争吵,都能於我心有戚戚焉。但如若人相互有了隔阂,对方便无做得对的地方;同做一件事,本来是为对方考虑,对方也把你想成了另有想法再也无法说到同一个点上来。

世上不怕别的,就怕相同的东西没在一起,就怕能说的上话的人,还没说够,就散了。不要说你没话说了,不爱说话的时候是心里还有话,可没话说,是干脆什么都没有了。人是掰扯不得的,掰扯了别人,就是掰扯了自己。就好像永远不要去试探人性,假的,毕竟是假的,用一个谎言试图验证一个真实的人性,得到的只有谎言。就像是,多么预案充分的演戏,总会发生伤亡,发生过得,就再也不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。

世上的人遍地都是,说得着的人千里难寻。和谁说的上话,就和谁好吧,不管你到天南海北,咱俩好一辈子。兴许哪一天忽然两人就又能说得上话了,一不小心,这辈子也就落一个白头到老的好名声。毕竟,过日子是过以后,不是过以前。只要你说一句,一句顶一万句。

发表评论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