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心不是为了实现,而是为了怀念

初心 

 

Tina是我一个朋友。英国海归之后,做了几年的高颜值、高学历、高收入的高段数"剩女"。不过Tina向来是朵逆火的镪镪玫瑰,我行我素,我不急。

三十二岁那年,他们最重要的客户公司突然大换血,换掉了一批人。老板要Tina那段日子,事必亲躬,掌握军情。

早上八点半,Tina穿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急匆匆的走到会议室门口,旁边伸出一只手,帮她推开了沉沉的玻璃门。

在她转头之前,一种熟悉的香水味混了体温暖暖地包围了过来。是她喜欢的男士淡香水,KENZO的风之恋。

给她开门的是个高大的中年男人,四十岁左右美好的年纪,深蓝色笔挺的西装,自敛淡定,独当一面的坚定。

她礼节性的笑了,对面的男人也笑了说:"你应该是Tina吧?我是Marc,来接替David。"说着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Tina,Tina接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,干燥而温暖。

Marc用他长长的胳膊划了一个请的动作,他的另一个长胳膊在Tina背后三十公分换成半圆,给Tina画出一个独立的空间。

当Tina从他面前走过去的时候,KENZO的风之恋更如雾一样围过来,Tina的心动了一下,"这么长的胳膊,这么好闻的味道,这么高大的身材,抱起来一定感觉很好。"

不过Tina这只久经沙场的白骨精,怎么会让一秒钟的迷离恍惚了自己的眼睛?走进会议室,定神开会,15分钟,就把和她对接的也是新来的Jack逼得走投无路,频频露怯。

在Jack手忙脚乱的翻找历史记录的空档,Tina眼波流转,瞥见事不关己的Marc正在偷偷观察自己。被她抓了个正眼,他也没有尴尬转头,表情没变但是眼睛笑了,分明在说:"好个Tina,名不虚传。"

后来因为工作的缘故,Tina又陆续见过几次Marc,每一次他都是西装笔挺,容光焕发,外加如影随行的风之恋。所以每次看到Marc,Tina都有一秒钟的迷离,话到嘴边死死的咬住嘴唇:"拥抱一下可好?我就只想要一个拥抱。"

就算剩女单身再渴望拥抱,Marc也从来没有出现在Tina的对象列表里面。工作让她急火攻心,相亲让她焦头烂额,如果把急火攻心和焦头烂额混起来,估计她就只有就地跳崖,从此遁形。

上帝一定是一个好奇心很重,爱恶作剧的老爷子。明明不行的事情,常常反批成"命中注定。"

半年之后,Tina和几个闺蜜,在酒吧里喝了个微醺。夜深了的时候,闺蜜个个回家心切,因为有人在等,有人着急。Tina谢绝了大家的好意,执意自己去找出租车。

小雨迷离,灯红酒绿,路上穿梭的都是已经载客的出租车。远远的看到顶着绿灯的出租车,没等靠近,就被人捷足先登。

男人找不到,连车都没有她的份儿,女人脆弱起来,一花一草,什么都可以摧毁她脆弱的神经。正在伤神,听到有人在身后叫:"Tina?"

这是Tina第一次单独见到Marc。张口还没有出声,她已经在Marc的怀里。Marc抱着她,用尽全力。

原来男欢女爱,郎情妾意,爱情是一种散在空气中的化学反应。遇到可以反应的物质,向来一拍双应。

在她渴望拥抱的时候,他何尝不想?在她迷离恍惚的时候,他何曾清醒?

Tina软弱到委屈,眼泪流出来了,睫毛膏花到Marc的衬衣上,白衬衣上一片的墨迹。

对就是这种感觉,不要停,不要走,一直到天荒地老,我只需要有一点点的慰寄。

可是拥抱是那么美好,谁有力量做得到心如止水,止于拥抱?

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就会有第三四五六七八次。

他们正式在一起,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告诉全世界:

从今往后,Tina&Marc会在一起拥抱,一起睡觉,一起吃饭,一起争吵,直到分离。

开始的时候,都是岁月静好。越走越丑,越走越难,再问初心,莫能依旧。

Marc是完美处女,约会不可以迟到;吃饭不可以看手机;木衣架都要挂钩向里;洗好了的咖啡杯都要把手朝右……

Tina是典型的天秤,这不公平无论对你还是对我;张三李四过生日,我得去,你要陪我去;我应该买连衣裙还是应该买水桶包,我是应该吃红烧肉还是应该去跑步,我是应该……

很多很多的时候,两个人精疲力竭的相拥在暗夜里,"我们在吵什么?我们为什么总觉得没有足够好?其实我们最初想要的不过就是是一个拥抱而已吗?我们为什么当初没有止于拥抱?"

Tina已经三十三岁了,去做每年例行的子宫颈癌的涂片排查。她的妇科医生笑着说:"恭喜你,你怀孕了。"

孕三周半,连最先进的4D彩超都看不到。Tina忧心忡忡的离开,请了假没有回公司。下班的时候Marc打电话过来,兴致勃勃的给她说,新开了一间法国餐厅,好容易订到了位置。

她觉得喉咙干,讲不出话来,Marc关心的问:"怎么了?是不是检查有问题?"

从一开始,在Marc的坚持下,他们两个人讲好,"这一辈子不要孩子。"

人生如果是一条路,面对面,我看不到你的来路。

Marc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家庭,大学时代的女友变成了美丽的妻,毕业后两个人各自进大公司拼命努力,生活安定下来之后,有了一个可爱美丽的女儿。

女儿四岁,和妈妈一起出去买菜,妈妈没有留神,女儿被开过来的货车迎面撞飞,当场就没有了气息。

Marc在国外出差,跑到机场要买最近一班飞机。最近的飞机满员,那么大的男人瘫坐在机场柜台前呜呜地哭,"为什么撞死的不是他自己?"

每一次Marc到国外出差,都会给女儿买一种牌子的巧克力,小小一盒不同的味道。回到家,女儿光着小脚噼里啪啦的跑过来,羊角辫儿上的蝴蝶结一晃一晃的跳,伸着小手喊爸爸,直径就往西装口袋里面摸进去。

妻子会面带微笑责怪着说:"又宠她,小孩子不能常吃巧克力。"

他会一下子把女儿举过头顶,女儿生来就是为了宠的。只要有老爸,老爸宠你一辈子。

他买空了整个货架的巧克力,这辈子他肯定还会出差,但是这辈子他再也不会买这种牌子的巧克力。提着免税店巨大的塑料袋,万里迢迢的飞回去。

公司派司机来接他,直接去了殡仪馆,女儿穿着上次去香港迪斯尼买得印着公主的连衣裙,闭着眼睛硬硬的躺在那里,脸色暗青。

Marc被救护车直接从殡仪馆送到医院,过度悲伤让他的心脏休息了两分钟。当他醒来的时候,气愤无比,"为什么要救我?"

与其醒了重新面对悲痛,还不如就此无知,烟消散去。当生的痛苦远远超过死得恐惧,死其实是个不错的归宿。

日子还是要过,日日天天,月月年年。

所有的道理他都明白,所有的劝解他都理解,他知道这是一个事故,可以出现在任何时间,任何地点,任何人的身上。其实他心里从来没有怨恨过自己的妻子,但是一年之后,他们还是离婚了。

过于丑陋的生活,让他们不忍直视。与其绑在一起悲伤,不如就此逃离。穿上华丽的袍子,盖住身上的伤疤,一切从新开始,自己也假装忘记。

Marc从没有给Tina讲过这些陈年往事,只是说他不喜欢小孩子,所以不想要孩子,而已。

有了孩子的事实,旧事重提,恐惧让他变的异常烦躁,犹如困兽,团团撞墙,不可理喻。

在一个雨夜里面,消失了几天的Marc回来了。脸色苍白,神情疲惫,态度决绝,不可挽回。

Marc给Tina讲了他缄口莫言的过去。他说:Tina,对不起。我已经丧失了做父亲的能力。如果我有一个孩子,我会日日惶恐,焦虑不安。时至今日,我无能为力。

衡量人生的标准根本没有公平这一条。都是冰雪剔透的聪明人,再哭再闹再胡搅蛮缠还有什么意义?

孩子已经八周了,产检的时候,已经听得到心跳,砰砰有力。

Tina捧着还没有隆起来的肚子心算了一下这些年一共攒下多少钱。一个人带孩子,估计再也消费不起名牌包包,海岛度假,可是那有什么关系,从今往后,她至少有一个孩子。

虽然说单身母亲等于断了自己结婚的路,可是既然自己可以养家养孩子,为什么一定要找一只需要妥协让步,屡战屡败的不靠谱的公猪?

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完美的幸福路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烦恼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无奈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世界,幸福痛苦,咎由自取。

主意拿定,他们分手,Tina自己生下了孩子。

我认识Tina的时候,她刚刚生了第二个孩子,先生是德国人,有点微胖的络腮大胡子,冷冷地外表暖暖的心。

Tina抱着小小一坨的女儿,在客厅的阳光里面,端着菊花茶给我慢慢讲这些往事。产后素颜,有点虚胖,但是都阻挡不了她直指人心的美丽。 

她自嘲的感叹说:"其实当初仅仅是想要一个拥抱而已,结果你看,稀里哗啦整个人生都赔了进去。走了这么一大圈的弯路。"

她快六岁的儿子,跟在思迪后面, 在客厅里面跑来跑去。这么小就看得出,将来一定是个英俊帅小伙儿,再加上父母的精明和智商,一定会前途无量。

我笑:"我没看到你的初心,只看到你这么好的儿子。与其说初心,还不如说因果。这是世界上一切皆有回报。"

人到中年,我们常叹初心。

初心是一个佛家的概念。《华严经》就说:"初心依旧,方得始终"。

可事实上,在人生中,大多数的时候,开始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"初心"。

开始常常只是个偶然,然后我们一路闷头走,历经坎坷,曲曲蜿蜒。我们只能走一个步看一步,根据当时的情况,当时的资源,做出一个当下的决定,是对是错,留到日后判断。

终于有一天可以停下来,转头回望才发现,居然已经走了那么远,居然根本走到了另一边,居然居然……

原来人生就是,初心在左边,路在右边。

既然没有初心,又怎么能谈始终?

既然没有初心,又怎么能说坚持?

既然没有初心,又怎么能说背离?

人生曼妙,那是因为我们看不到将来也抹不掉过去,每走一步,步履维艰。

所谓的初心,所谓的情怀,所谓的从容平淡,这都是要死要活,狼狈拼命,挣扎过来之后,成功了才能拥有的风轻云淡。

无论是爱情,无论是婚姻,无论是大好前程,能够握在手中流不走的,一定是洒上了泪水,汗水甚至血水糅合过了的沙块,丑陋沉重,一点也不轻舞飞盈。

常常看到名人访谈,越有身价的大鳄,越嵌在沙发里面,一杯淡茶缓缓的的说:"我一直在审视自己的初心,初心是我成功的最基本的起源……"

人生在大多时候既不美好也不浪漫,我们在大多时候即不富有也不成功,何必感叹,低头闷走,等到走出来的那一天,我们也才可以张口谈初心。

因为初心不是为了实现,而是为了怀念。


卢璐,今天想说说自己:

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没有价值的家庭妇女,没有想那么多,就一路闷头写。

写着写着,我被加进了很多名字都很熟悉的作者群里。

写着写着,来要求转载的公众号粉丝量都要十万十万的计。

写着写着,有各类广告商来联系我,为了卖各种各样的东西。

生活痛苦,往往因为欲望太强烈,而且还无法取舍。

过去的一周是我公众号开号一年中需要记住的,因为七天中有五天,取关人数要大于净增人数。

更有很多读者给我回复,责问,为什么频频荐号?难道你要卖掉你的公众号,变成商业运作?

周末晚上上海大雨,全家都睡了之后,我点了一支"水之清澈"抱膝坐在地板上静思。

然后我才回想起来,原来我开始写字真是一个偶然,写字的初始,只不过是有人会看。

就是因为有人看,有人喜欢,激发了我的热情。我拼命的写,努力的发,换来更多人的喜欢。

可是现在的我,会非常在乎关注与取关量,点击量,点赞量,打赏人数。

有个朋友看了文章之后给我在微信里面发了红包,我给她说,"别给我红包,打赏到公众号。"这样别人可以看见。

这就是一个关于初心的故事,起初的不经意,变成了后来勤勤苦苦的努力。越投入越在乎,越在乎越投入。

现在我花尽心血,燃尽精力的写文章和当初偶然信手偶捻一篇小小的千字文,那份计较,与在乎,决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当我们倾尽所有的全部投入,谁还能够风轻云淡的说,"我不在乎?"

其实现在孩子们大一点了,我有更多一点的时间,不写文章的话,也可以找个工作去上班,去开间小店,去卖个甜点……

可是我还是停在原地,一个字一个字的敲,一行字一行字的删,斟酌推敲,真是因为喜欢。

当喜欢到不能再喜欢,就变成了欢喜。

很多人,读者,公众号,广告商,甚至朋友,亲人都问我,为什么一周一更?为什么不频繁一点呀?我老实回答,"写不出来。"

写不出来?现在是创造内容的时代,跟着热点,找一个观点,堆砌内容,码字搬砖。原来写字也可以变成工业化生产。

我不能说,从今往后,我拒绝广告,拒绝荐号,拒绝一切和世俗有关的运作。

我只能说,从来自往,我敲出来的每一个字,都是由心而来,因为喜欢。

我喜欢,所以我希望你也喜欢。

文为原创,如需转载到其他平台,请联系我,加白名单。

如果是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的话,就不用联系我了,谢谢分享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

 

简书签约作者      卢璐说微信号:lulu_blog   微博@卢璐说卢璐是一个有两个女儿,努力希望可以成为"全职太太"的家庭妇女。
十几年的时间,在中法文化裂缝中生活,感悟甚多,滴水穿石,以记之。卢璐最爱的就是Blablabla的说。爱情,婚姻,育儿,旅行,美食……喜欢我,请关注我。喜欢我,请推荐我。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