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丑女人,只有懒女人?


 


 

李克富

 

不知倪萍是否真的说过"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放弃了形象"。若说过,真的是说错了:她最大的错误不是放弃了形象,而是没有把自己的内涵提升到我们的期冀。这一点,不需要我说,只要读过她写的那些书,就知道与她的名气相差多远。

对一个追求青春年少、想把美永远留住的人——不只是女人——而言,"放弃了形象"不但不是"最大的错误",甚至连"错误"都谈不上,因为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,是人类的无能与无奈。那些不顾及年龄和修养而盲目地大把花钱、耗时,去整形、美容、化妆的男女们,给我们这个社会增添的不是年轻、漂亮与活力,而只是GDP或笑谈。吊诡的是,"一个没有钱的人知道自己穷,一个人没有官职也知道自己没有地位,可一个没有品位的人呢?是不可能知道自己没有品位的!"——傻子,又怎知自己傻呢?

 


 

暴走队伍中就有这么一位不想放弃形象的女人。一次偶然,得知她的生理年龄比我只小一岁,可人家的心理年龄却年轻多了。当然,这不是严格的心理测试,我的判断完全基于她头上戴的大红色发卡,和发卡上那个鲜艳的蝴蝶结!——这样的蝴蝶结,一个青春期女孩都会觉得实在过于稚气。能看出来,她的面部皮肤是经外科手术处理过的,因为与脖子上那重叠着的皱褶太不相称了。

昨晚,就是这位不想放弃形象的女人,一边把一只脚抬高了放在垃圾箱上压着腿,一边居高临下地教导着旁边一位年龄相仿的女性:"世界上没有丑女人,只有懒女人。一个女人怎可以穿得这么随便就出来活动呢?有那么多男性!"被教导者也非善茬儿,反驳说:"别光顾说人家,看你的内裤都露出来了!"我循声望去,没看到她露出的内裤,倒是发现她的脸红了。

此刻,她对我的吸引力前所未有,真想冲上去抱她一下:社会应该给予那些还能够脸红的人以极大的关爱和尊敬,因为他们要么是病人,要么是道德高尚的呈现者。这位女性在经别人提醒时能够意识到自身的问题,其觉察力,的确要比那些无视审美标准而标榜"我的脸盘我做主"的人强得多。

 


 

从明天起,我决定主动和她聊聊,看看装嫩的背后由一股什么动力支撑着;从明天起,也尝试着穿上儿子的衣服出去走几步——扔掉实在太可惜了。

我最大的悲哀和幸运,就是包括美貌和名誉在内的一切都一无所有。想来想去,年过半百了也没什么可放弃的。

一个光脚的见别人丢了鞋子,不是快乐,而是很快乐!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