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娘,姑娘:那些不想展开的片段

衷曲无闻 有意思吧

 


 

01

"你的前世还没修完,这辈子让你熬这个苦,你的脊梁是我的山,时间再慢点吧,让我再靠靠你。"

看到朋友的朋友圈,我知道他过得不好,但是却不知道对他说点什么。

朋友说,夏天是黑丝袜的季节,但是我更喜欢白花花的大腿。

这应该是他感兴趣的话题,如今时令刚好,提前夏天,风吹起女孩的裙摆,我们却没有再交换过意见。

毕业,我被评为"优秀毕业生",提前离校,我让朋友替我参加学位授予仪式。后来他说,大热天穿个学士服帮你去开会,我都对自己竖中指。

只是,我一直都没机会让他当面竖中指,尽管我们无数次说过有空就聚一聚。

总是这样,翻山越岭一直都在赶路,从来也没有好好吹吹风,人来人往,推杯换盏,你依我侬,刚栽了跟头,又扑空。

02

莫名地,和一个女孩对上了眼,某一次登台领奖,她站在我旁边。只是那么一站,满满的都是好感,旺盛分泌的多巴胺。

似乎说来话长,捡短的讲。认识匆匆,我成了女孩的师兄。

她说,好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,一盏不熄灭的灯,一个不离散的人,一份不缺失的归属。

我说,很遗憾这么晚才认识你,但是我已经察觉有人正在追你,我只能莽撞一点闯进你的世界了解你,但是介于不熟悉,有些话说出来又会显得很冒昧。

她说,师兄说笑了,顶多算同门的亲近感吧。

我说,那么能别那么快被别人追走好吗?

她说,晚点了,师兄。我一直不喜欢不清不楚楚的关系,所以……昨天决定给对方,也给自己一个机会。不对,应该是今天。

人生就是这样,稍有一秒迟疑,就相隔了几个世纪。

升级后的网络在很多角落总是没信号,遇上她的时候她依然微微一笑。她说还有很多好女孩等着我,不信走着瞧。

03

"你很优秀,但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。"

7年前,好女孩就是这样拒绝我的。4年后的惜别,她又说:"谢谢你送我回来,不好意思没能带你去玩。路上小心,赶紧找一个对你很好的女孩吧!"

我淋得湿了大半个身子才回到火车站,也是在那一刻才明白:原来,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,夏天的春城也会下起秋雨,我的感情如同在冬天被封存,一生都不解冻。

"阴霾了一季的天空似乎露出了丝丝的甜蜜,心潮澎湃我想扣动你的心扉。天知道我喜欢你,揉碎语言还是没有开口的勇气。"

那是我还会写诗的时候,姑娘拒绝了我,于是我的诗写了整个大学四年。那些如愿在一起大学四年的情侣,最后多数都分了手。

我问朋友,如果毕业说分手,你如何开得了口。

他说,就算是一条狗跟了四年,都会舍不得,更何况是一个人。我是不会分手的。

20148月,我收到朋友的短信:兄弟,过几天我回江苏了。可能这下应该不会再来贵阳了。辞职,分手,父亲病危,人生最大的打击一并降临,但我也并没有多么沮丧。这几天突然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,那些年一起喝的酒,一起看的毛片,一起吹的牛逼,真的挺怀念的。希望我们都能在这个充满诱惑而又如此操蛋的现实社会里保持自我,希望你在这边一切都好。

毕业后八百多个夜晚,朋友始终拥着他的她入怀,以为不顾一切就能为她拼一个流光溢彩的未来,幸福却像六合彩,老天自有安排。

04

传说中那个还在等我的好女孩,我一直没有遇到,我总觉得没有。

但总有人说,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

朋友问,伴娘呢?

我说,跟人家跑了。

众人乐了,比相一次黄一次,比注孤生更残忍的,是——只要你对谁有想法,你就等着失恋好了。

秀恩爱死得快,藏着掖着,死得更快,甚至都没有机会秀出来。

05

伴娘跑了,一开始我是追上的,她以为我没跟上,频频回头。迫于无奈,她勉为其难地让我陪她去医院看病。因为她要检查,我就跑上跑下挂号取药,并等着她做喉镜。缴费的时候,医生问我她叫什么名字,我根本不知道。

检查完毕去同事家,同事爷爷开的门,同事不在。她说她饿了,我给她下了一碗不放辣的面条,她坐在地上吃完,像个孩子一样。

后来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人,大家一起愉快地玩起麻将,她放炮我不好意思胡,转手就自摸了。

散去的时候,我送她回家,她不乐意,我关了车门,她打了我几下车已开远。上车前,我问她住哪,她说了与她家相反的方向。下车后她问我住哪,我说了她家正确的方向。

她笑了,说,我们走回去吧,其实我家和你家同向。

我说,会走很久的。

她说,我也想走走。

我和她吹着凉如水的夜风,仿佛世界才开辟鸿蒙,如痴如醉,不去理会戎马倥偬,我以为会走得很久,然后没有了然后。

06

朋友说,有空给我写首藏头诗吧,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跟着小女生后面折腾,写首诗哄哄她。我都六七年不追女生了,生疏了,跟不上时代了,现在追女生都送66p了。

我问,多大,还在读书吗?

他说,20,长得还行,就是太小了。只能是先哄着,我一无所有,谁愿意跟我?

我说,你这么好的人,上天会放个好姑娘在你身边的。

他说,老爸看病,家里给我买房子的钱都花完了,不然今年就在贵阳买房结婚了,就不回来了。

我说,世事难料,都得熬。

他说,其实心里还是放不下她,朋友都劝我往前看,可我就是放不下,如果有可能,还想再回头,像是这辈子就中了她的邪。

我说,快别,诗什么时候要?除了写诗,我还会做视频。

07

嗯,曾经做视频这个技能就是拿来都姑娘开心的,不过据说姑娘看到视频的时候是哭了。

若干年后,姑娘问我,你那个视频是用什么软件做的,现在我也想给班上的学生做一个。

我说,会声会影,AE都可以。

她说,操作难否?鉴于我的这种智商能否做得出来。

我说,还是比较复杂的,很多年不做了,电脑系统也换了。

能有多复杂?面对她的追问我没有继续解释。我隐约记得我花了近一周,只做出了十分钟,要怎么说她才懂,那个时候叫冲动,这个时刻已冷冻,人生换了路牌,电脑换了系统。

08

"那时池塘边的小溪冲碎月牙,荒草丛里的蜜蜂扒掉野花的裤衩,还有山路尽头明着孤灯的人家,这些,你都记得吗?"

姑娘说,我喜欢这句。

我说,年轻的时候我也会写。

她说,你一直会。

我说,但是你不喜欢啊。

09

《新桥恋人》里说:梦里见到的人,醒来就该去见她,生活就这么简单。

因为来日方长,所以夜长梦多。

姑娘说,一个是初见,一个是离别,我没得选。在这顿饭之前,我以为我明天一定会到织金的。

我说,很多时候还是要跟着感觉走,总是去计算,很多东西就算不清了。

她说,我心有点疼,你好好晚自习吧。

我说,还有三分钟。

她说,那我在这儿陪你静三分钟。

10

姑娘还是喜欢哼那几句:当太多的轰轰烈烈为记忆纹了身,才知道想要的是安稳,每个人都拥有幸福的可能,没有谁注定要孤单过一生。

那么就这样吧,晚安。

Arra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